Panopticism


Panopticism【說明】    文:A.F.





  Panopticism 是米歇爾.傅柯自創的辭彙,在傅柯的著作《規訓與懲罰》
當中,他以功利主義者邊沁設計的圓形監獄(Panopticon)為例子,解釋現代
社會權力機制的運作方式。在圓形監獄的設計當中,透過中央的監視塔可以觀
察周圍牢房的一切情況,但是卻無法從外頭觀看監視塔裡的一切。由於中心的
權力變得不可見,因而可以肆無忌憚的施加於人身之上,而且相較於古典時代
以暴力的方式彰顯權力,這種監控方式顯然更有效率。它不僅具備了消極的懲
戒功能,還可以運用在工廠、學校、醫院……等地方,對人身進行精密而徹底
的控制,進而達到管理人力資源,增加產能的目的。

  其實當初想到Access Denied 的大綱時就已經有所顧慮,寫出連自己都不
了解的東西,這樣真的可以嗎?在困惑之際又不巧讀了《傅柯的生死愛慾》,
那時還半開玩笑地想著,還好現在構思的不是《規訓與懲罰》版本的伊武觀,
不然做圓形監獄的管理人可以觀察每個人的生活,這一定是資料派夢寐以求的
職業──

  然後我發現玩笑真的不能隨便亂開……_| ̄|●||||

  在構思這個故事的途中,有兩個問題一直讓我很困擾。一個是時代背景,
另一個則是採用平行世界故事寫法時,產生的迷惑和不安。

  在時代背景方面,不論是十九世紀的法國,或是監獄學的歷史,都不在我
熟悉的範圍之內,所以每當寫到這部分的時候,就只能以虛筆帶過。僅管我一
直認為戲劇性可以凌駕合理性,但它似乎無法挽救背景的貧弱,有時甚至因為
缺乏細節描述,使得故事本身出現一些不合理的地方。

  至於平行世界故事,是將原作中既有的人物,搬移到不同的時空背景中。
雖然角色不變,不過角色的個性有時必須藉由與他人的互動,或者透過當時的
情境表現出來,一旦捨棄了原本的世界觀,這方面的聯繫就會削弱。假如作者
不能預測角色在不同情境下會做些什麼,就會離原作愈來愈遠,甚至會看起來
「像自創」,所以要寫的好很不容易,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這種寫法。何況
雖然剛開始覺得這個設定很獨特,久而久之卻又覺得那其實很平常。有時甚至
懷疑它不是《網球王子》,而是《規訓與懲罰》的同人誌。但不管是哪一種,
這篇小說都無法表現原作的精神……

  就是懷抱著這樣的矛盾在寫。

  儘管人物關係和時空背景都扭曲了,不過那兩個人的印象如此鮮明,實在
不願捨棄他們重新塑造兩個陌生的角色,因此我還是以衍生的方式呈現出來。
只是《規訓與懲罰》裡頭所蘊含的深度在這篇小說裡早已蕩然無存,所以請將
它視為一個普通的妄想故事吧。